鱼不见了。

阿巴阿巴

【傀境除夕15h6:00】是终结,也是开始。

ps:点点有惊喜

  极境做了一个梦。傀影也是。

  他们两个人走过了一场悲剧,他们互相拯救,相互救赎 ,虽然彼此做着痛苦的梦,看着苦难的现实 ,却依然抗争,从不屈服。 直到一切结束,辉煌落幕之后,悲剧的种子即使再次种下,却也让希望继续绽放。 

  他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,
或许如果剧团里真的有那么一位“白星”伴随血钻身侧,一切真的会改变。悲剧真的不会继续发展,毕竟让自己厌恶的无法如愿以偿,总是十分美好。

   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傀影。   会吃自己监护人的醋,挤到他面前也要摸摸头。他笑嘻嘻的问傀影如果他不摸头会怎么样,对方却只是看了他一眼。他正准备丧气,傀影却说,“我会把你的头放到我的手下面。” 
  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见了缩小的对方,凑在一起黏黏糊糊的贴贴。极境笑嘻嘻的说傀影看起来很不高兴,可是那毕竟是傀影,不同可能的傀影也是傀影。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了自己只是因为还没有想通自己的感情在郁闷。其实极境也知道傀影在想什么,他只是想活跃气氛而已。 

  他们遇到了给对方准备惊喜的自己。这次反而傀影害羞了,小心翼翼的问极境如果自己准备的也是花束你会不会嫌弃我,极境却只是笑了笑,然后扑进他怀里——你准备什么我都喜欢。他如是说。其实我觉得,你套上的兔子玩偶服已经很惊喜啦。但还没等他再说什么,傀影就直直的对他吻了下去,等放开手,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时,拉出了一条银丝。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见在站台就此别过的彼此。极境突然问傀影自己如果得了矿石病早于他离去,傀影会不会也像这样,静静的等待着再也回不来的自己。傀影慢慢闭上眼睛。“我不会让这个结果发生的。要么就一起死于星空之下,要么一起活在新世纪的阳光中。这里可是罗德岛。”极境慢慢笑了,“也是,这里可是希望的方舟。我们,一定可以撑到那个时候的。”他们相互许下约定,并期盼着种子在那个美好的未来发芽。 

  他们看见在龙门过节的彼此。往傀影耳朵上挂平安结,突然感觉那个自己很大胆。极境抖了抖。虽然他知道如果真的有平安结,他也一定会尝试挂在傀影耳朵上的。意外的是傀影却低下头,“你看起来很可惜.......?或许我们也可以尝试。”“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离开空间,但是出去了我也要给你挂上平安结!”

  看到这里以后,碎片开始融合,变成了一扇金色的大门。

  他们说说笑笑着,走进大门,在现实重逢。 

  “我们去放个烟花?”

  “没有烟花.......但是有年小姐给的量子二踢脚!”

  他们笑闹着,走向新的一年。

  “新一年的泰拉,会变好的!
 

【傀境除夕15h15:00】[游戏体]梦中的烟火人间(未完工)

第二人称极境视角,因为没有构筑完成所以只有be和ne,te与he另补充

  你在一条街上醒来。这里似乎是你的梦,路边的街道泛着虹色的光芒,而你头痛万分,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,感到痛苦。

  走到路灯下 

  

   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路灯下突然多了一个人。

  拍拍他的肩膀 

  直接离开 

  你摇摇头,直接离开了这里。

  ——Bad End3冷漠

  “只是不太舒服而已。”

  “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?”

  “........不必了。”

  结局 

  你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转过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起来不太好,问问他怎么了  

  他不太对劲,但问问他的名字 

  “.......傀影。”

  你听到暗哑的声音传来。他看起来很不好,脸色苍白,手也在发抖,“我是来........找一位淑女的。”

  然后,他就昏了过去,正好落在你怀里。

  “喂喂喂,是不是有点离谱了。”你一边吐槽一边拍他的脸。“傀影?醒醒?”

  他确实醒过来了,只是像猫一样跳到一边,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你。

  离开 

  看着他 

  

  你看着他。他眨了眨暗金色的眼眸,“.......我这是在哪。”

  “哟!你可问对人啦!这里是本帅哥的.......”梦境。

  还没等你说完,你的嘴上就被鲜红的胶布贴住了。你狼狈的撕下嘴上的胶带,对面的人却一直乖巧的看着你。

  “你还没有告诉我这里是哪呢。”他乖巧的看着你。你摸摸他的头,“我不能告诉你。”你看着他睁大的眼睛又笑到,“等到一切都结束了,就可以告诉你啦。”

  “一切都结束?”

  “对哦。”你轻快的回答,“现在,先把你带走啦。”

  带去你家 

  带去旅馆 

  你决定带他去旅馆。

  “我家没什么好,而且很久没住了灰很多。”你看着这个青年。奇怪的是你似乎觉得,他有一点,像你的恋人。

  “好。不过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。我已经买了火车票。”他说,然后伸手摸了摸你的脸。“怎么了?是刚刚吹冷风冻着了?脸看起来很红.......”

  不,只是有点冷 

  一脸震惊的退后 

  “——诶诶诶?!”你震惊的退后。对于你来说,这确实有些意外。你虽然看起来话多很大大咧咧,也像是经历了很多——但仍然格外的纯情。再加上你现在也忘记了很多,感觉一切都隔着一层纱,于是现在你看起来就格外好骗。

  不过你还是冷静下来,和他坐在一起,严肃的讨论关于他记忆的问题。

  “我感觉到我的记忆缺失了很多.......”他捂着头,“歌声指引我来到这里,但是其他的,就没有了.......”

  “没关系没关系,大不了——”

  就把我当成他 

  你就把他忘了